网站页 > 店铺经营

成长的烦恼——如何面对商业挑战

前雅虎工程师Brian Acton和JanKoum每年的收入达到了数百万美元。他们本可以赚的更多,让自己的收入达到10-20亿美元左右:他们需要做的只是准备些合同、签字、再和对方握个手而已。

但是至今为止,这两个创业者并没有这样做。究其原因,也许是因为他们并不喜欢广告。

Acton和Koum正是大名鼎鼎的即时通信应用WhatsApp的缔造者。WhatsApp的盈利方式为,向iPhone用户收取次性0.99美元的使用费;向安卓用户收取每年0.99美元的使用费。WhatsApp的用户数量非常多,据《华尔街日报》报道,WhatsApp每个月的使用者达到了2.5亿人。

2.5亿用户,每个用户付费0.99美元,这可是大笔钱。这些钱的大部分都直接进入了Acton和Koum的口袋中。WhatsApp几乎没有接受过外部投资。年以前,Acton和Koum告诉媒体,他们只有30个员工,他们的所有开发工作都在俄罗斯进行,因为那里的人力成本较低。

每年数百万美元的收入当然能够满足他们的生活用度,但是如果他们想要赚的更多,他们也有其他手段。

例如:他们可以进行融资,将公司的规模扩大。鉴于WhatsApp高达数十亿美元的估值,很多投资者都希望能够对其进行投资。

另外,些报道称,Acton和Koum可以立刻将WhatsApp出售给谷歌或是Facebook,他们将能够获得海量的回报。

但是目前为止,Acton和Koum并没有选择这两种做法,而他们也没有给出原因。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选择接受外部投资,还是将应用卖给谷歌或Facebook,这些投资方肯定都会为了利益而让WhatsApp做件事,那就是在应用中添加广告。

而Acton和Koum讨厌广告。

几年以前,Koum在WhatsApp的官方博客中添加了篇文章,解释了他们为何不在应用中销售广告位:

“广告让我们不断的追求更好的汽车、更昂贵的衣服。我们会被广告延误,所以我们选择远离它。"(引用自TylerDurden的《Flight Club》)

Brian和我在雅虎工作的时间,加起来有20年。为了让网页能够顺利运行,我们直在努力工作。是的,我们那时候直在销售网页广告。这就是雅虎的工作方式:收集数据、编写网页,然后销售广告。

我们目睹了雅虎被谷歌赶超的全部过程,谷歌是个更加有效的广告销售工具。它知道你正在寻找的东西,因为它能够通过数据分析向用户投递他们更感兴趣的广告。

如今,企业几乎对消费者了如指掌,他们知道你的切,知道你的朋友是谁,知道你的兴趣,他们会利用这些数据对用户进行广告投递。

3年以前,当我们开始自己创业时,我们希望能够打造个没有广告的产品。我们希望能够将精力用在产品和服务开发上,为用户开发个能让他们省钱、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好的产品。我们意识到,如果能够开发出这样个产品,用户就会乐于对它进行付费使用。因此,我们就能够打造个没有广告的应用,这也是用户十分看重的。

没有人希望在早上刚睁开眼睛就面临着广告的狂轰滥炸,也没有人希望在广告的陪伴下就寝。我们知道用户更希望能够在不受打扰的情况下与好友聊天。我们希望WhatsApp就是这样个产品。

广告不仅会破坏产品的美学设计,它还会破坏用户的隐私。那些在应用中销售广告的公司,其工程团队每天的项重要工作,就是收集用户的数据,以便对用户进行更准确的广告投递。

请记住,在这种情况下,用户就成为了种产品。

而在WhatsApp,我们的工程师将所有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完善产品上,我们不断修补产品的漏洞、添加新功能等。由于没有广告,你的隐私数据并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我们对它毫无兴趣。”

Acton和Koum似乎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看法,他们不在乎硅谷的其他企业是否将WhatsApp视为伟大的企业。他们已经通过WahtsApp获得了每年数百万美元的收益,他们的用户也已经达到了几亿人,这已经能够说明问题了。

能说明他们不在乎硅谷其他人的看法的,就是Jan Koum的Twitter账户。

大多数硅谷创业的头像都是自己在专业摄影棚拍的大头照,而Koum却没有这样做,而是选择了普通的生活照。

他的个人介绍中也没有刻意炫耀自己的创业经历,而是引用了著名歌手Kanye West的句歌词:

We on a galaxy the haters cannot visit(我们身处在个敌视者找不到我们的星系中)。

他的粉丝只用4000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个粉丝数量可谓巨大。而对于硅谷的创业明星来说,这个数量实在算不上什么。而他在Twitter上只关注了个用户,jesus94306,这是Jesus Christ Silicon Valley的帐号, 是个关于科技企业的讽刺博客。

他近发表的个信息引用了歌手Kanye West的歌词:

“You Think you free but you a slave to the funds, baby (宝贝,你觉得自己很自由,实际上你是金钱的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