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创业指南

那些高速发展的企业创始人们:上市之前,请三思

创业者最大的噩梦是什么?大多数人的答案可能是,失败。但实际上不是,最大的噩梦,是在创业初期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然后对自己的公司失去控制,最终被后来者、激进的投资人迫使离开。

如今,在以色列有一个极其糟糕的案例,一场发生在现在的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战役。这个案例,值得引起全世界各地的创业者注意。

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企业级网络公司Mellanox已经发展成为以色列最成功的科技企业之一。公司创始人Eyal Waldman依靠自己的创意想法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资金,成立了这家企业。目前,他们在市场上的地位也越来越强势。公司分别在纳斯达克(Nasdaq)和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Tel Aviv exchanges)上市,市场估值 超过 20亿美元,目前是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第六大上市公司。

Larry Ellison(甲骨文公司老板),是Mellanox的大粉丝。当然甲骨文(Oracle)也是Mellanox的大客户,在2010年,甲骨文收购了该公司10%的股份,因为Ellison相信Mellanox的核心产品InfiniBand是“目前为止企业级数据中心运行最快、效率最高的交换机”。据报道,Ellison当时非常想整体收购Mellanox,但是Waldman拒绝出售,他只将公司10%的股份授予了甲骨文,因为这样可以让甲骨文拥有阻止惠普收购的投票权。

2012年可谓是Mellanox的突破年,其收入和利润都出现了保障性增长。到2012年夏末,其股价是年初价格的近三倍。但随后,公司的销售出现问题,接连几个季度的收入都比预期要低。Mellanox所处的是一个高度周期性的行业,因此,纵然Waldman表示公司到2013年底会轧平账,似乎也没有太大说服力。而公开市场上也很快作出了回应,Mellanox的股价骤然下跌了50%。

在科技业界,这是常有的事。那些才华横溢的科技创业者在企业高速发展的时候选择上市(比如亚马逊的贝索斯,Facebook的扎克伯格,等等)。Waldman仍然身兼Mellanox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两职。但是一些Mellanox初期投资人已经对公司收入和股价下跌感到不满。两家来自以色列的基金公司目前拥有Mellanox公司14%的股份,他们要求Waldman引咎辞职,并坚持要将Mellanox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主席两角色分离。

Waldman坚持不放弃其董事会主席的职务,但是根据以色列法律,只要上市公司中1%的股票持有人投票要求企业CEO和董事会主席角色分离,公司必须执行。也就是说,以色列的法律支持企业的CEO和董事会主席由两人分别担任,他们要求CEO对企业的运营负责,而董事会的功能则是作为CEO的老板,为广大股票持有人寻求利益最大化。

如果你是一名自傲且自信的企业创始人,会怎么做呢?你的企业在一个国家----以色列----的上市法律下可以剥夺你董事会主席的身份,而在另一个国家---美国---的法律下没有相关约束。从以色列退市!这就是Waldman上周所做出的决定,这也是他向以色列全体投资人伸出中指的一个决定。

周一,以色列退市公告并没有阻止那些投资人投票罢免Waldman的董事会主席职务,因为投资人按照的是公司内部章程。因此,从短期来看,Waldman目前并没有担任Mellanox的董事会主席。从长期来看,Waldman选择从以色列退市意味着那些拥有Mellanox公司的以色列基金公司不得不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出售自己的股份。虽然这会给Mellanox的股价带来一定程度的下挫,但是Waldman想要重新夺回自己的投票权,也就是说,选择退市,Mellanox公司的以色列投资方将会被清洗,而他将重新夺回公司董事会主席的位置。

Waldman所做的一切,得到以色列科技圈内的广泛支持。这些人非常崇拜他,而且他们普遍认为,企业创始人往往希望按照自己的主张创建全球性大公司,而以色列的法律却限制了这一点。

那么,谁是对的呢?一边是来自以色列本地科技圈内创业者的声音,比如Globes公司的Shlomi Cohen,他站在了Waldman一边反对那些机构投资人:

你必须对科技企业区别对待,因为科技企业的创始人处于巅峰的时候,他们的双重身份是非常有意义的,比如像Mellanox和Check Point这样的公司。只有那些创始人选择自己离开的企业,将CEO和董事会主席两角色分开才有意义。

而另一方面,The Marker公司的Assa Sasson则认为Waldman的脾气太犟,应该把他的牛鼻子切下来:

有些公司的CEO,就像是黑社会,他们根本不关心金融机构在股票市场上的投入,而且这些公司还拒绝任何形式的监管,他们不配称为一家上市公司。总之,脱离了监管,你将无从考证CEO是如何将企业搞垮,我们也见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了。

Mellanox在特拉维夫证券交易所退市也给当地的企业和科技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他们惊呼“我们到底怎么了?”这一事件显示出以色列规章制度的死板,也显示出一个典型的问题,那就是企业创始人和大股东之间的敌对关系,这种敌对关系在哪里都会存在。

对企业创始人而言,这是一个痛苦的现实:上市,不仅仅意味着你要准备大量的文书工作,监督细则,以及额外费用;还意味着要忍受无尽的侮辱,应对周遭对你领导力的质疑,甚至,那些对你的企业一无所知的股东还会篡夺你在公司中的位置。

只要Mellanox的股价一路向上,股东们就会欢欣雀跃,没人在意Waldman身兼两职,因为他们手里握的钱越来越多(至少纸面上的钱是这样的)。不过,一旦公司高速增长出现停滞,股价下跌,企业创始人就必须要面对这样的一个状况:你有能力说服那些关键的大股东,股价下跌只是暂时的,你的长期规划仍然奏效吗?

压力会落到企业创始人身上,而投资人往往毫无头绪,并且他们只看重短期利益。亚马逊的杰夫贝索斯显然在这个游戏里玩的更出色,让股东们感到满意。而Eyal Waldman则搞砸了。除非Waldman可以说服美国投资人,他的公司只是在以色列出了一点小状况,否则股东将会彻底失去对他的信任。

那些高速发展的企业创始人们,在上市之前,请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