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创业经验

苹果企业文化:你必须全力奔跑才能保住位置

北京时间1月10日消息,所有高科技公司都会宣称,它们笃信员工提升、团队合作和“透明度”等高贵的理想;但在实际上,这些公司的文化会有重大的差异。举例来说,正如以色列闪存组件制造商Anobit前首席执行官亚尼尔·麦斯罗斯(Ariel Maislos)所说的那样,英特尔与苹果之间的差异在于:“他们都说,英特尔内部充满了偏执狂;而在苹果,‘他们真的会不停地你追我赶。’”

麦斯罗斯处在独一无二的位置上,能知道苹果内部正在发生些什么:在苹果以3.9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nobit以后,他曾在这家公司中供职大约一年时间。在上个月,麦斯罗斯从苹果离职,据称离职原因是出于个人理由——但有传言称,真实原因是他正计划开创一家新的创业公司。

虽然麦斯罗斯在供职于苹果时从来都没有讨论过有关这家公司的问题,但现在他已不再是苹果员工,意味着他已经可以自由谈论他在苹果的生活,或许还能谈论有关他和Anobit团队在并购交易完成以后从事开发的技术。最近,在以色列半导体俱乐部(Israel Semiconductor Club)赞助召开的一次会议上,麦斯罗斯与特拉维夫(Tel Aviv)的一名听众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一系列创业公司

麦斯罗斯是一名连续创业家,Anobit是他所创建的第四家创业公司(他创立的第二家创业公司Passavé已经在2006年出售给晶片生产商PMC-Sierra,价格大约为3000万美元,这家公司是他与一些战友共同创立的,当时他们都只有20出头)。在Passavé和Anobit中间,麦斯罗斯还创建了一家名为Pudding的网络广告科技公司,“但基本上来说,我们是在Passavé出售以后就创建了Anobit。”他说道。“就如何改善闪存技术领域中的某些重大问题而言,当时我们有多个想法。”

那些改善是基于这家公司的专利组合而作出的,其中有一项技术是延长在许多种消费者设备中使用的MLCNAND的寿命。“我和Ofir Shalvi(Anobit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这家公司的另一名联合创始人是伊胡德·温斯坦(Ehud Weinstein))花费了一年半时间才找到了解决方案。”麦斯罗斯说道。

那么,与苹果之间的交易是如何到来的呢?“我们当时正在寻找一个特别的里程碑,要么就是出售公司。”麦斯罗斯在谈及这三位联合创始人时受到。“我们都是连续创业家,都已有过多次出售公司的经历,因此我们拥有足够的资金来依靠自身力量对这家公司进行融资,没有必要出售Anobit。我们全力以赴地进行自己的工作,没有瞻前顾后。”

但结果证明,苹果对Anobit十分感兴趣。“我们那时已经与苹果建立起了十分密切的工作合作关系。”麦斯罗斯说道。“当你们供职于闪存行业中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难不与苹果对面相逢,无论是作为合作伙伴,还是作为客户——而且他们还是非常大的客户。我们与他们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关系,两家公司都彼此欣赏。”

你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必须让人惊喜

在2010年,英特尔在一个融资回合中对Anobit投资了3200万美元——接近当时后者所筹集的资金总额的一半——因此麦斯罗斯也十分熟悉英特尔的文化。英特尔的工程师会被分配到任务,然后由于自己的独创性和创造力而受到赞赏,他说道;而在苹果,工程师需要成为“游戏”中的胜利者。“在苹果,你必须全力向前奔跑,才能保住自己的位置;那里每个人都有很高的期望。苹果希望,你所做的每件事情都会让人惊喜。”

“而在英特尔,情况则完全不同,在那里没人会期望你做到‘令人惊喜’。”麦斯罗斯说道,虽然英特尔确实会对那些在“游戏中拿到A+”的工程师作出奖赏。

麦斯罗斯认为,之所以苹果内部会存在这种异常强大的压力,是苹果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期经历“濒死体验”的结果。在已故苹果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于1997年重返这家公司出任首席执行官的前夕,有传言称苹果只差三个月就要破产,这种体验对苹果现在进行业务运营活动的方式仍旧存在很深的影响。“英特尔也曾遭遇过危机,然后又‘恢复知觉’。”麦斯罗斯说道,而这种“死而复生”的体验给英特尔官员带来了信心,使其相信这家公司能继续生存下去。

另一方面,在苹果“没人能想象这家公司会破产的未来”;为了确保这种后果永远都不会发生,公司文化要求员工个人要做到表现卓越,其程度远高于英特尔或其他任何科技公司对员工的要求。麦斯罗斯认为,正是由于这些标准才会让苹果变成了今天的样子。“自那场危机以来,苹果已经遭遇了多个重要的决定性时刻。”他说道。“那是一家会极力把重点放在自身目标上的公司,在那里工作是一种令人惊异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