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页 > 传统行业

抄袭可以推动创新?

1976年,约翰•博格尔(John Bogle)通过自己新成立的公司先锋集团(Vanguard Group)推出了第只指数基金,这个想法源于他在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读大四时的毕业论文。他在这篇论文中指出,平均算来,职业基金经理的业绩未能跑赢大盘的收益率。(这篇写于1950年的论文为他赢得了A+的成绩。)持批评态度的人讽之为“博格尔的愚蠢念头”(Bogle's folly)。

被模仿多的战术是西海岸进攻体系,这种战术是由辛辛那提猛虎队创的。所以,即使是个短暂的优势也都值得去追求。

开始,华尔街的资深人士都对这只跟踪标准普尔500指数的基金持嘲讽态度。谁会满足于只达到市场平均水平呢?但是,事实很快证明这些批评者都错了。先锋集团呈现出了爆炸性增长,如今它已成为美大的共同基金公司,博格尔的理念也被竞争对手广为模仿。直至近,各企业仍可随意模仿竞争对手的金融创新,其结果是,如今指数基金成为了华尔街项规模庞大的业务。

当今的普遍观点是,抄袭不利于创新。其思路为,如果任由大家去抄袭新发明,就没有人愿意先去搞发明了。抄袭者对新创意的构思没有任何贡献,却从中攫取了大部分利益。这就是设置专利和版权背后的原因:抄袭会扼杀创新的动力。

除非……它不会造成这种后果。有许多创意产业,比如说金融业,缺乏杜绝抄袭的保护措施(或者说过去很长段时间是这样)。仔细观察这些行业,你会发现即使他人能够随意抄袭,它们还是出现了很多创新。有不少成功的行业,尽管抄袭现象很普遍,它们还是继续存活了下来。实际上,有些行业甚至因为对抄袭持开放态度而得到了繁荣发展。

让我们看看“仿制”堪称其代名词的时装业。Faviana是纽约的家时装公司,它在其网站上明确阐述了自己的商业模式。该公司常常满怀兴致地仿造大牌设计师的作品,出产其称为“价格实惠的炫目装束”。正如该公司席执行长奥米德•莫拉迪(Omid Moradi)在网站上所言:“无论是哪个大型颁奖礼,电视直播结束十分钟后,Faviana的设计团队就已经在着手设计我们新款的‘仿名人款礼服’。”

Faviana并不是唯家这么做的企业。逛逛时装品牌Forever 21专卖店、或者看看时尚杂志,你就会知道这个行业满是仿制品。这些抄袭行为也完全是合法的,因为版权法并不涵盖服装设计这方面。然而,抄袭完全没有扼杀创新和摧毁市场,时装业反而是直在蓬勃发展。

我们不禁会想,那怎么可能呢?这是因为抄袭加快了流行周期,使过时的设计被扔进历史的垃圾箱中(也可能只是被掸掸灰过了段时间又重新推出),从而使那些注重时尚的人去搜寻更新的潮流。潮流是当代时尚的基础,抄袭的合法性使时尚得以形成和传播。时装业──以及金融业──的情况表明,有时候共享个创意比独自占有更具价值。

抄袭甚至还可以起到宣传作用。当某项创新被抄袭时,会有更多人看到并体验到它,这有助于制造“流行”──即某个事物有品位,特别值得大家拥有。此外,仿制品也可能成为原版的试验品。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在2009年展开的项研究发现,许多购买仿制手袋的女士很快就会升为购买真品。仿制品成为了种以后入手更货真价实的(或者说至少更昂贵的)真品的“诱导性毒品”。

餐饮业的情况也差不多。常去餐厅吃饭的人都知道,某家餐厅推出道好菜后,另家餐厅随后也会推出。(你在很多家餐厅都吃过熔岩巧克力蛋糕吧?)这是因为没有人能够独占菜谱或是垄断道非常美味的菜品。与时装设计类似,菜谱和食品也不在版权法的保护范围内,但是这并未阻止有抱负的厨师开发新菜品。如今的餐饮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创新力。

与时装界的情况相同,在餐饮业,抄袭是创造过程的个关键因素。有时候,有些厨师会因为他人抄袭他们的菜品又没有注明出处而感到生气,但是,全球技艺高的厨师中有许多人,例如“法洗衣店餐厅”(French Laundry)的托马斯•凯勒(ThomasKeller),就坚定地信奉开放的创新方法。凯勒开发的三文鱼塔塔沙司蛋筒被其他厨师广泛模仿,但是这并未改变他对共享创意所具备的价值的看法。自由地模仿个好创意、对其稍加修改或是进行改进是促使其从“好”升华为“卓越”的推动因素。在这个过程中它可以为他人提供灵感并发挥宣传作用,并且让熟悉内情的人可以借鉴原创者的才能。

橄榄球界甚至也表现出了抄袭的力量。由于阵型和打法有无数的可能,橄榄球战术总是在变化之中,但是它们无受到杜绝抄袭的保护,这也没有阻止杰出的教练进行创新。被模仿多的战术是西海岸进攻体系(West Coast Offense),该体系依靠快速短距离传球来控制住球并逐渐向前推进。这战术是比尔•沃尔什(Bill Walsh)的创意,他曾在上世纪60年代执教辛辛那提猛虎队(Cincinnati Bengals),那时它只是支成立不久、运气不佳的全美橄榄球联盟(NFL)扩编球队。沃尔什说,辛辛那提猛虎队“或许是NFL历史上资质差的球队,因此在把他们组合在起的过程中,我个人在努力地寻找种可以与其他队伍竞争的方法。”

他的方法就是设计种新型的进攻风格。后来,当他执教旧金山49人队(49ers)时,他的点子帮助这只队伍赢得了三次超碗(Super Bowl)总决赛冠军。传统派开始把他的进攻方法贬低为小花招,但是如今没有人能够否认它的成功。终,绿湾包装工队(Green Bay Packers)、费城老鹰队(Philadelphia Eagles)以及其他许多球队都模仿了这种进攻方法。

橄榄球教练明知他们的创新战术旦获得成功很快就会被竞争对手抄袭,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要花费大量时间来研究这些策略呢?

先,获胜的回报非常丰厚,在橄榄球高别的比赛中尤为如此。即使是个短暂的优势,比如只持续个星期或者可能是整个赛季,也都值得去追求。

其次,更重要的是,在体育项目中,要想立即照搬个成功的新战术在实际操作上也存在障碍。个新打法、阵型或是新战术次运用时,它能够产生让人非常惊讶的效果。在这之后,竞争对手可以比较快的速度对这战术实施逆向工程,比较困难的部分在于重新调整队伍来充分利用这创新,这需要段时间来磨合。经济学家把这个时机称为先行者优势(first-mover advantage)。

就美职业棒球大联盟(Major League Baseball)的情况来看,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在《点球成金》(Moneyball)书中指出,奥克兰运动家队(Oakland A)利用数据统计战略度取得领先地位,但是该队在几个赛季之后便遭遇了群模仿者。这种由处于劣势的竞争者促成的创新动因绝非只见于体育界,从软件业到战场的各行各业均是如此。竞争会激发创新,即便是在抄袭肯定会马上跟进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中,抄袭变得越来越容易。它势必会造成伤害,制订些规则来保护创新确有必要。但是,抄袭也有其积极作用。卓越的创新常常建立在现有创新的基础之上,这就需要要有模仿的自由。